可恶粥-

不可爱,只可恶

【长得俊】你似月光

游戏黑洞。
林彦俊觉得这很不符合自己的人设。
自从快乐大本营以后,林八哥游戏黑洞的名号就这么安在了脑门上。林彦俊觉得其实自己玩的还蛮不错,只是淘汰的那一轮,他看见尤长靖可怜兮兮地站在圈外,就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刚想抱住范丞丞的手,还往后倒退了几步。
怎么就这么不由自主呢?林彦俊有些郁闷。
罪魁祸首毫不知情,盘着腿坐在椅子上,正趴在窗台上望着外边,回过头来,笑容清甜,眼睛亮闪闪的:“林彦俊林彦俊,今晚都没有月亮耶。”
顺着尤长靖的眼神看过去,窗外黑漆漆的一片,连星星都很少。
看来明天要下雨,今晚云很多。
范丞丞叼着一根鸡腿,从门缝里挤进来,插嘴道:“这几天都是这个天气,闷闷的,感觉要下雨又下不下来。”
尤长靖眼巴巴地看着范丞丞:“你哪来的鸡腿?”
“范丞丞,你能不能别吃了!”justin从隔壁追过来,“咱们九个只有你跟长胖不能再吃……我去!你是不是偷我鸡腿了!!!!!”
“你跟朱正廷背着我买鸡腿吃,就很过分!”范丞丞举手抗议,顺带翻了无数个白眼,“很bad!”
“不是我说你啊bro。”justin搭上范丞丞的肩膀,语重心长,“你刚来大厂的时候多少斤?现在多少斤?心里没个数吗?”
转眼看了一眼旁白幸灾乐祸笑得一脸可爱的尤长靖:“尤长胖你别笑!你比他好到哪去了?”
尤长靖一个眼刀飞过去,眯着眼睛威胁:“闭嘴。”
“你最近压力很大吼是不是?”林彦俊看了justin一眼,替尤长靖说话,“小心尤长靖送你一拐吼。”
justin明显感觉自己落入下风,即将被三个人围殴,缩了缩脖子,打算见好就收。
“快点!鸡腿呈过来!”团霸小尤同学眯着眼睛趁火打劫。
面对虎视眈眈的范丞丞和尤长靖,还有在一旁纵容犯罪的林彦俊,忙内贾四处张望欲哭无泪,找不到可以拯救自己的人。
justin委屈!
乖乖献上剩下的鸡腿,justin呜呜呜地哭着找朱正廷哭诉去了,然而面对林彦俊,朱正廷也是有点犯怵的。
九人团里最不怕林彦俊的,应该就只有尤长靖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林彦俊好像在尤长靖那里就变得很好说话。
尤长靖振臂高呼一声,伸出魔爪就要拿鸡腿往嘴里送。
啪地一声,林彦俊一把把尤长靖的手拍开。
“是男人要说话算话,你说要减肥。”林彦俊抓起一只鸡翅,顺便给范丞丞分了一只,塞到嘴里,“是男人就没在怕的是不是?”
大马甜心恢复了可怜巴巴的样子,咬着唇,看得林彦俊有点心软。
哎!
林制霸妥协,拿起鸡腿递给尤长靖:“只能吃一个。”
尤长靖捣蒜般点头,眼里绽放出异常欣喜的光芒,像是落了无数颗星星一样。
今天晚上没有星星,难道是它们都掉到尤长靖的眼睛里了吗?林八哥直勾勾盯着尤长靖,心想。

“林彦俊快来!”尤长靖又在冲林彦俊挥手。
“这个粽子超好吃,我给你留了,快吃。”尤长靖像只兔子一样开心地咧着嘴,满眼星光的招呼他过来吃东西。
林彦俊想起在大厂的时候,尤长靖也总是这个样子,有什么好吃的都不忘给自己留一份,即使他自己都馋得流口水。
咸咸糯糯的口感,糯米很香,中间卧着一颗黄澄澄的鸭蛋黄。
尤长靖居然记得自己最喜欢吃的就是蛋黄肉粽,林彦俊有些意外。
喜欢吃蛋黄粽也是因为刚进香蕉的时候,一个唱歌很好的小胖子一脸满足地用筷子夹着碎蛋黄放进嘴巴里,一副美味的样子:“我跟你讲哦,这个粽子里的蛋黄就跟可乐里的气泡一样,少了就不行。”
于是他也试了试,好像是挺好吃。
从此以后就对咸蛋黄肉粽爱得一发不可收拾。
一发不可收拾的,可能远远不止对蛋黄的喜爱。
几年后,同样的时间点,同样的唱歌很好听的小胖子,虽然已经瘦了40斤,笑起来的样子却还是和当初一模一样。
尤长靖撑着下巴笑,看着林彦俊和当年的自己一样用筷子认真地在粽子里夹着糯米和碎蛋黄,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你是不是好久没发微博?我给你拍个照片。”
“好啊。”林彦俊又拆了一只完整的粽子,任由尤长靖给自己摆姿势拍了好多照片,又捧着手机给他选了一阵子,这才把粽子推到尤长靖跟前,“给,吃掉。”
“啊?”尤长靖有些害羞地开口,“我刚已经吃了两个了。”
说完还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胖就胖,我又没有在嫌弃你这样子。”林彦俊又往前推了推。
尤长靖迟疑地抬起脑袋,对上林彦俊的眼睛。
林彦俊一向喜欢紧紧盯着尤长靖看,尤长靖在林彦俊紧迫的眼光里伸手接过粽子,埋下头认认真真地啃了起来,连筷子都忘了用。
林彦俊眼尖地发现,尤长靖的耳朵根在微微泛红,越来越红,好像要烧起来一样。
这样的甜心还蛮可爱的。
林彦俊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月朗星疏。
从三里屯偷吃海底捞回来,夜晚的天格外清明,月亮又大又圆地悬在半空,星星一片一片像是铺洒上去的。
今晚月色很美。
尤长靖不由自主地想起这句话。
他又盘着腿坐在房间里看着窗外,星星挂在天上一闪一闪的,房间里林彦俊在浴室洗澡,淅淅沥沥的水声清晰地抵达耳膜,整个夏夜清新干净。
有些美好的不太像话。
林彦俊头发滴着水珠,穿着睡衣从浴室走出来,尤长靖转过头,笑得又甜又腻:“林彦俊,今晚月亮好大。”
不管晚上是什么样子的夜空,尤长靖总是很喜欢和林彦俊分享。
林彦俊踢踏着拖鞋走过来,站到尤长靖身边,伸头望窗外看了一眼,目光又回到尤长靖的脸上。
愣了愣,林八哥别开眼神,轻轻咳了咳:“今天晚上星星很好看,还有……”
还有,你也很好看。
尤长靖困惑:“什么?”
“还有,到你洗澡了。”林彦俊丢下一句话,仓皇而逃。

林彦俊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
为什么频频觉得尤长靖又可爱又迷人呢?
可爱的时候让人想抱一抱,凶的时候也让他讨厌不起来。
一看见尤长靖就想笑,这个毛病到底出在哪里了?
晚上要播最新期的跑男,白汾酒约好了一起到客厅里看,顺便吐槽吐槽每个人在节目里面的表现。
这是林彦俊最不愿回想的一档节目了。
上节目之前,林八哥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跟尤甜心保证:“我保护你,绝对不让人撕你,你遇到危险就来找我,我们有几个撕几个这样子。”
结果呢?
林彦俊记得自己换成守方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去找尤长靖,结果还没走几步,就被王祖蓝抓了个正着。
被out得那叫一个快。
没想到后来尤长靖自己撕了三个人,还盗用了林彦俊的话:“有几个撕几个。”
本来想好好保护的人,离开了自己的保护,居然变得这么强大。
难怪尤长靖叫自己游戏黑洞。
林彦俊落寞无比。
落寞的时候林彦俊就想找点事情做打发打发时间。
在大厂的时候,编导姐姐对所有练习生都是实力宠爱,justin年纪小又爱撒娇,觉得那个测谎仪很好玩,在编导姐姐那里磨了半天嘴皮子,硬是把测谎仪要了过来,还喜欢带着到处玩儿,现在就在客厅里摆着。
林彦俊从茶几上把测谎仪拿起来,伸手压死死。
“林彦俊好帅。”
测谎通过。
“林彦俊讲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测谎通过。
“尤长靖唱歌好听。”
测谎通过。
“尤长靖绝对不止110斤。”
测谎通过。
林彦俊忍不住哈哈哈地笑起来,又觉得自己很幼稚,怎么想到问一些关于尤长靖的奇奇怪怪的问题。
朱正廷敷着面膜经过客厅,看见林彦俊一脸傻笑,还紧紧压着测谎仪,不由得停下脚步。
“彦俊?干什么呢?”朱正廷双手不忘撑住面膜以防掉下来,“看你这个样子不会在思春吧?”
“怎么可能吼。”林彦俊矢口否认。
一股电流刷地从测谎仪传过来,从指尖蔓延到全身,电得林彦俊一个哆嗦松开了手掌。
滴滴滴。
说谎了。
林彦俊一脸呆滞。
朱正廷惊讶地张大了嘴,瞪着眼睛,面膜整个从脸上掉下来一半,又滑稽又搞笑,他伸出指头颤巍巍地指着林彦俊:“你你你你!你有喜欢的人????!!!!”
林彦俊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心,刚才电流的感觉已经消散,但是他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走过来。
怎么???想一会儿尤长靖就是思春了????
我林制霸……怕不是弯了!!!!

晚上白汾酒一起看跑男的时候,林彦俊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电视上,窝在沙发里心事重重。
尤长靖照例摇着他的手臂笑出猪叫声,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白白嫩嫩的侧脸,忽然很想伸手掐一把。
他也照做了。
尤长靖甩了个眼刀:“要死啦?”顺带猛捶两下。
林彦俊笑嘻嘻地收回手,假装没有看见尤长靖又开始泛红的耳根。
既然尤长靖会觉得害羞,那他应该也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吧?林彦俊心想。
看完跑男以后,白汾酒就散场各自回房休息,林彦俊回到房间里,照例洗澡躺在床上滑手机。
微博对这次跑男的反响很大,粉丝们都在啊啊啊地尖叫。
“制霸今天怎么变弱了?哈哈哈哈冷笑话真的冷到我。”
“天呐,甜心今天太帅了吧。”
“甜心好A,八哥最近好像地位不保啊!”
“mvp尤长靖啊帅死了哥哥!!!”
林彦俊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怎么回事?我林八哥的男人魅力怎么消失的这么快?怎么让尤长靖爬到我的头上了。
幸好最近有在练肌肉,举铁举了蛮久,胳膊都变粗了不少。
林彦俊当机立断,在手机里找到某天在健身房拍的照片,来不及编辑文字,嗖地就发在了微博上。
过了一会儿,尤长靖来敲门。
灵活地从门缝里伸进脖子,露出两颗亮闪闪的小兔牙:“林彦俊你今天更新微博有在频繁的哎。”
“怎么样,不可以吼?”
林彦俊长腿一伸,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没有啦。”尤长靖软软回答,“我就是来告诉你,今天晚上月亮很好看。”
林彦俊皱着眉头,摸着脑袋冥思苦想,半天也没弄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这句话没有特殊的含义,那尤长靖又为什么特地跑过来跟他说呢?

第二天林彦俊起得很早去买早餐,顺带去走一个个人行程,早上的太阳很刺眼,林彦俊出门大概十分钟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忘了带墨镜。
林八哥的生存之道之一,有太阳一定要带墨镜。
林彦俊掏出手机,想让尤长靖给他送过来一下,刚解锁屏保,又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按灭了手机。
拿着手机在手中反反复复地掂了好久,林彦俊觉得尤长靖肯定还没起床,昨晚练歌到好晚,他实在是不忍心吵醒他。
于是林彦俊决定亲自回去一趟把墨镜拿上。
推开白汾酒合住的套件大门,尤长靖的声音清晰地从客厅传过来,林彦俊有些意外,没有想到尤长靖今天居然起了这么早。
客厅里叽叽喳喳的,谁也没有听见林彦俊回来的开门声。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估计就是这么吵闹得尤长靖也睡不着就干脆起床了。
“我跟你们说!我那天!发现一个大事!”朱正廷穿着睡衣一边啃着面包一边张牙舞爪形象生动地描述,“林彦俊居然有喜欢的人!那天他坐在沙发上居然在思春!!!”
“真的假的?”小鬼讶异地挑起眉毛,“这么刺激的吗?”
“朱正廷我跟你说,没事别老去偷听别人隐私,你不怕彦俊回来送你几拐?”justin教育自家哥哥,“你看看人家长胖跟彦俊关系这么好,都没你八卦。”
“没有啦,我也才知道林彦俊有喜欢的人。”尤长靖软软开口,“不过能被林彦俊喜欢的人应该不差啦。”
“林彦俊都有目标了,长胖,你作为我们团最老的,最近感情上有没有什么情况?”justin不知死活地加重了“最老”两个字。
“我02年!”尤长靖瞪。
“你就承认吧长胖,你是不是喜欢我?你是不是喜欢justin?”某忙内继续不怕死地凑过来。
“我要是有喜欢的人……”尤长靖忽然收起了开玩笑的语气,正经不少,“我一定会每天都要告诉他夜空的样子,不管有没有星星,有没有月亮,我都想跟他分享。”
范丞丞一脸生无可恋:“你不会是喜欢我吧?你那天还跟我说晚上没有月亮。”
“你想多了啦。”尤长靖笑嘻嘻地扯开话题。
不是对你说的,范丞丞。
站在门前,林彦俊感觉自己的腿无比沉重,一步都迈不开。
但是他的脑子里却仿佛绽开了无数多烟花,困惑,怀疑,欣喜,一一浮现在脑子里,然后消散。
那些话不是对范丞丞说的。
是对我说的。
林彦俊感觉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几乎快要控制不住。
林彦俊林彦俊,今晚都没有月亮。
林彦俊,今晚月亮好大。
林彦俊……
难怪不管有多晚,尤长靖都会对自己说这些话,甚至特地跑过来找他。
尤长靖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林彦俊。
林彦俊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仿佛知道了世界上最甜的秘密。

自从林彦俊从个人行程中返回到白汾酒中之后,每个人都发现了他的不正常。
日常坐在沙发里傻笑发呆,偶尔掏出手机刷一刷微博,某天陈立农不小心踩了林彦俊新买的白鞋一脚,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林彦俊咧着两个小酒窝傻兮兮地笑:“没关系吼。”
不正常,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九人团里就数尤长靖和林彦俊关系最好,为了搞清楚最近林彦俊到底是什么情况,蔡徐坤连夜召开了白汾酒队内除林彦俊以外所有人都强制参与的秘密大会,八个人大眼瞪小眼,都等着尤长靖发言。
“我是真的不知道啦!”尤长靖欲哭无泪,“最近林彦俊老是对我露出一种很奇怪的笑容,我都害怕!”
蔡徐坤摸着尖尖的下巴,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你们说,是不是彦俊喜欢的人答应他了?他会不会背着我们已经在交往了!”
“我觉得很有可能!”小鬼一拍大腿,“要不这样,我们派尤长靖去探听一下军情!”
“怎么又是我啦!”尤长靖这次是真的快要哭了。
背负着另外七个人的任务,尤长靖不情不愿地敲了敲林彦俊的房门。
“小林在吗?”
林彦俊拉开门,看见尤长靖,丝毫没有意外:“帮我拿一下客厅里测谎仪。”
尤长靖哦了一声,乖乖去拿东西。
顺便瞪了一眼坐在客厅里一脸八卦的七个人:“赶紧回房间,不用想,不可以,我什么都不会说。”
房间里只剩下了林彦俊和尤长靖。
林彦俊站在尤长靖最爱坐的椅子旁边,撑着窗台静静地看着夜空,一言不发。尤长靖有些冷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低着头抠着手里测谎仪的皮带。
看了一会儿,林彦俊迈着长腿走过来,坐到床边:“尤长靖。”
仔细打量林彦俊的表情,尤长靖自以为很了解林彦俊,但是这次他却猜不到林彦俊到底在想什么了。
“是男人就压死死。”
林彦俊从尤长靖的手里接过测谎仪,放到桌子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尤长靖。
被他盯得全身发毛,尤长靖乖乖地伸手握住测谎仪,不知道林彦俊到底要做什么。
我的天,感觉林彦俊要拷问我什么东西。
是我最近做了什么得罪他了吗?
尤甜心百思不得其解。
“你是不是昨晚偷吃我的小面包?”林彦俊眯眼。
“没有!”尤长靖否认。
滴滴滴。
说谎。
尤长靖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我只吃了半个啦……”
滴滴滴。
“好啦我吃了三个。”尤长靖坦白从宽。
“你上次是不是有偷偷用我的香水?”林彦俊继续问。
“……那不是我的刚好用完了嘛!”尤长靖强词夺理。
“上次玩石头剪刀布,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让我去拿外卖?”
“……”尤长靖心虚,“是……”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尤长靖有些反应过来了,站起来抗议:“明明是我要问你事情,怎么变成你到这里来问我了啦?”
林彦俊眯着眼睛咧着嘴笑得很开心,腮边两个酒窝又深又甜。
“那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林彦俊忽然收起笑容,目光如炬地盯着尤长靖的眼睛,步步紧逼,“尤长靖,你是不是喜欢我?”
话音一落,尤长靖瞪圆了眼睛,不知所措。
他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都骗不了林彦俊,就算他甩掉测谎仪,也只能说明他是心虚不敢承认而已。
不敢承认什么呢?他就是喜欢林彦俊,超级超级喜欢林彦俊。
尤长靖慌张地站起来,匆忙之中测谎仪被碰掉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尤长靖没有心思捡起来,只眨了眨眼睛垂着头,小声说:“我有点困了。”
落荒而逃。
像个战败的将军一样。
尤长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懦弱,竟然连承认都不敢。


后面的三天,尤长靖觉得自己和林彦俊的关系几乎达到了冰点。
尤长靖刻意躲着林彦俊,林彦俊也没有主动来找他,两个人之间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陈立农第一个发现了不对劲。
每天晚上,农农经过尤长靖的房门口,都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歌声。
从《爱我别走》到《恶作剧》,再到《潇洒小姐》,陈立农估计尤长靖要放完整个华语乐坛的情歌才罢休。
推门进去,尤长靖总是坐在床边看着外面,一双眼睛和星空里的星星互相映照着,分不清哪个更加好看。
陈立农关心道:“没事吧长进?”
“没有事啦。”尤长靖摇摇头,眼睛里微微闪着光。

思来想去,做了三天的心理斗争,尤长靖决定好好找林彦俊聊一聊这件事情。
林彦俊又是刚洗完澡,身上和发尾都散发着水汽,踢着湿漉漉的拖鞋坐到床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抬起眼睛看着尤长靖。
头发蓝黑蓝黑的,衬得他的脸格外白皙。
“林彦俊,如果我喜欢你这件事情给你产生了困扰,我跟你道歉。”尤长靖抓着自己的衣摆,“以后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我给了你三天时间,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林彦俊截断尤长靖的话头,一脸不耐烦。
“那你是想怎么样!”尤长靖嗖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里面的泪水打着转儿。
叹口气。
林彦俊又叹了一口气,在自家甜心凶狠的眼神中,轻轻拉住他的手。
“尤长靖。”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
尤长靖又瞪圆了眼睛。
这这这!!!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林彦俊已经知道一切了吗!
“你你你你说什么啊!”尤长靖条件反射般猛地甩开林彦俊的手,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我说,今天晚上夜空不错。”
“昨天的不太好,很多云。”
“明天的我预估会很好,星星会很好看。”
“未来的……我可以每天都讲给你听。”
林彦俊微微抵近尤长靖,眸子里清晰地倒映着尤长靖的脸,白皙圆嫩,像剥了壳的鸡蛋,一双大眼睛睫毛很长,正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所以尤长靖,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一个愣神,猛然间,尤长靖感觉自己落进一个有些硌人的怀抱。
林彦俊真是太瘦了,尤长靖不由得心想。

“尤长靖,你觉得今晚月色怎么样。”

尤长靖迷迷糊糊地抬头看过去,只看见林彦俊一双温柔含情的眼睛,里面满是自己的影子,两个酒窝仿佛能盛下一整个夜空的星星。

“我觉得今天晚上月亮很好看。”

“星星也很好看。”

“风也很香。”

“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你美好,尤长靖,我也超级,超级喜欢你。”




番外

林彦俊坐在床上,长腿伸得笔直,一本正经地滑着手机。
熟练地点开小号开始刷超话。
长得俊cp。
制霸把所有微博赞了一遍,又点开评论最多的那一条,模仿小姐妹们的语气,转发并评论。
长得俊太甜了吧!!!这是爱情啊!!!
所以。
长得俊女孩们。
谁知道每天和我们一起啊啊啊的人里面,说不定就有林八哥本人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月亮太胖原来是神仙文心动的梗,捂脸。

改了一下把这个梗去掉了,对不起神仙太太!







评论(25)

热度(279)

  1. 今天你有长靖吗可恶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