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粥-

不可爱,只可恶

【长得俊】我有多么喜欢你



是夜。
夏天的夜晚总是带着湿漉漉的水汽,仿佛是空气里都飘着小水珠似的。
尤长靖洗了一个冗长的澡,从雾气弥漫的浴室里踢着拖鞋走出来,留下一串明显的脚印。
栗色的发梢湿哒哒地向下滴着水,顺手扯了一条毛巾搭在头顶,胡乱地揪着头发搓了搓。
只开了床头灯的房间,手机微微陷在被子里,正面朝上,能够很明显地看到屏幕在微弱地闪着光。
尤长靖腾出手来,从被子里捞出手机,擦了擦脸上的水,又擦了擦白嫩嫩的手掌,眯着眼睛仔细看去。
锁屏上划出一个通知栏,收到一条微信。
湿漉漉的手指半天解不开锁,尤长靖又在睡裤上蹭了蹭水珠,划过去输入密码,点开绿色的通知栏。
收到八哥的一条微信。
尤长靖的心莫名其妙地扑通了两下,镇定下来,长长白白的手指在手机上戳了戳。
来自林彦俊的对话框安静地呈现在手机屏幕上,万年不换的头像,还有标点符号用得像个老年人一样的坏毛病。
“我喜欢你。”
尤长靖的手抖了一抖,好容易才没让手机从手里掉下去。

隔壁房间又传来起哄的声音,林彦俊的笑声若有若无地钻进尤长靖的耳朵里,justin正扯着嗓子哀嚎,连带着范丞丞和小鬼的拍手叫好声,估计队里正聚在一起玩什么游戏。
尤长靖低下头又看了手机一眼,林彦俊发的我喜欢你还是安安静静地窝在对话框里,一瞬间有些不太真实。
又擦了擦头发,栗色的湿发还没干透,手指抚摸过去还有些凉意,尤长靖锁了手机屏幕,裹着毛巾踢踏着拖鞋过去敲隔壁陈立农的房门。
除了不爱热闹的bro,白汾酒的其他七个人都在场,几个人围成一圈坐在地板上,面前七七八八地放着一些卡牌游戏,justin正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趴在中间,范丞丞咧着嘴一边猖狂得笑一边在给justin做着自创泰式马杀鸡。
尤长靖敲了两下房门,推开伸进一个脑袋笑眯眯地咧着兔牙:“你们在玩什么?”
“长进你洗完澡啦?”朱正廷扭过头来,脸上敷着一张白白的面膜,红润的唇瓣从面膜上的孔里透出来,样子有点好笑,“我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你要一起玩吗?”
原来是真心话大冒险啊。
尤长靖实实在在地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心还是难过。
众人挪了挪屁股,准确无误地在林彦俊的身边给尤长靖腾了一个空位出来。
尤长靖穿着拖鞋艰难地穿过无数双大腿,快要到达空位的时候不知道被谁的脚腕绊了一下,瞬间失重,整个人直直地往地面上摔下去。
一双有力的胳膊托住了尤长靖的手臂,撑住他以后又不着痕迹地撤离。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抽回手,眸子里的光暗了暗。
失落也只能稍纵即逝,立刻换上一副明媚的笑脸,尤长靖加入讨论:“你们刚才惩罚什么了?”
“这不是在罚justin做马杀鸡嘛!”范丞丞一边毫不留情地用脚猛踩justin的背,一边回答,“刚才彦俊输了,还罚他……”
“我们是不是开始下一轮?”林彦俊截断话题,“陈立农是不是到你了?”
众人马上开始嘻嘻哈哈地想给陈立农想惩罚要求。
就算林彦俊及时制止了大家的话头,但是这个疑问却在尤长靖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林彦俊的惩罚……到底是什么呢?

所幸答案来的很快。
大约十一二点的时候,每个人都真心话大冒险轮了几次,又换了几个新游戏玩了一会儿,大家觉着差不多到时候散场了,收拾收拾东西打算从陈立农的房间里撤退。
玩了得有三四个小时,尤长靖的头发都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又卷又柔顺地贴在脑袋上,泛着栗子色的光泽。
尤长靖拎着自己擦头发的毛巾,把手机装进粉色睡衣前面的兜兜里,跟在蔡徐坤身后出了门,说了拜拜就打算回房偷偷吃一点宵夜。
大鸡腿,自热小火锅,我来啦!
双脚踏进自己的房间里,顺手将房门带上。
身后并没有响起房门合上的咔嗒一声,尤长靖有些奇怪,停下脚步回过头。
林彦俊伸手抵在房门的缝里,接着整个人就钻了进来。
他的个子很高,钻进来站在门缝前就刚好挡住走廊里一点微弱的灯光,整个屋子顿时陷入黑暗,尤长靖踢踏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到墙边,摸到床头灯的开关,啪地一下按开了。
林彦俊仍然站在门前,没有开口,也没有动。
气氛有些莫名的诡异。
“你还不去睡觉吗?”尤长靖打破宁静,自顾自地在床边坐下来,平淡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个微信……”林彦俊微微停顿了一下,好像想要解释什么。
“安啦,我知道你肯定是玩游戏输了,你不是游戏黑洞嘛!”尤长靖装作十分能够理解的模样,“不过他们也太可笑了吧,居然叫你给我发这种东西,都不怕你整死他们的吗?哈哈哈哈哈……”
不知为何,尤长靖忽然感觉房间里的光线好像又暗了一点,温度也跟着降低不少。
林彦俊没有说话,昏黄的灯光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感觉头顶上盘着一团乌云。
好像是抿了抿唇,林彦俊点点头:“他们说让我给最好的朋友发一句我喜欢你,我就给你发了,你不要误会。”
最好的朋友是么?
一点点苦涩从心尖悄悄地蔓延,苦得尤长靖舌头都有些发麻。
“没有啦,怎么会。”
我能误会什么呢?林彦俊?
误会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误会你看见我露出的酒窝是因为喜欢我,还是误会你常常用那种温柔的眼神看着我?
那种温柔的眼神,仿佛一触碰就要陷进去,沉溺进去,就算知道会粉身碎骨,也义无反顾。
“晚安。”林彦俊推开门。
“晚安。”尤长靖垂下眸子,用力地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一整张脸。

一夜无眠。
尤长靖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辗转反侧,心里乱得像是怎么理也理不干净的麻团,脑子里全都是林彦俊的脸。
以前从来没有想到,林彦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在自己的心里掀起惊涛骇浪,让自己久久难眠。
叹了一口气,任命地从床上爬起来,尤长靖在床头柜摸索到耳机,塞到耳朵里,随便点开了一首歌。
是林宥嘉和萧敬腾的新歌。
我有多么地喜欢,活在你心上。
你是不是也喜欢,放我在心上。
尤长靖忍不住又翻了个身,打开手机,翻到手机相册。
一张截图静静地躺在相册里。
林彦俊说:我喜欢你。
尤长靖感觉自己的心脏又砰砰地跳了两下。
真没出息。
尤长靖心里暗暗鄙视自己好几回,明明只是一张毫无意义的截图,为什么要当宝贝一样存起来,还会看到这张图就心脏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隔壁林彦俊的房间响起厕所冲水的声音,然后是啪地一声,林彦俊打开了台灯,大概是在看书。
也许这个晚上,失眠的人,不止自己一个吧。

“你喝什么长进?冰美式还是卡布奇诺?”
陈立农的声音强行把尤长靖从神游里拉回到现实。
目光回到陈立农的脸上,尤长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我都可以啦。”
昨晚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
梦里林彦俊跟一个女生结婚了,那个女生长长的头发,穿着白色的婚纱和林彦俊特别合衬。
他笑着走过去,对林彦俊说,新婚快乐。
话音刚落,一群穿着黑制服的男人上来就铐住他。
“对不起先生,说谎是犯法的,根据法律您将要判处五年的徒刑。”
在梦里,尤长靖瞬间哭了出来,他摇着头抓住林彦俊的衣袖,死死地不肯撒手。
“林彦俊!我说谎了!我不想祝你新婚快乐!我喜欢你啊!你怎么可以跟别人结婚!”
哭着哭着,尤长靖就从梦里哭醒了。
枕头一片冰凉,看来自己是哭得蛮凶的。
真是一场悲惨的梦啊,尤长靖心有余悸。
但是更悲惨的好像是现实中的自己,连我喜欢你都说不出口的尤长靖。

陈立农做主替尤长靖点了美式冰咖啡,尤长靖端着咖啡找到座位,撑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陈立农在门口被几个粉丝抓住签名。
好在尤长靖自己带了口罩和墨镜,又缩在角落里,没有被粉丝认出来。
咬着吸管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感觉面前的光被遮挡住了。
一双发白的牛仔裤出现在面前,顺着修长笔直的双腿看上去,是一张遮挡得比尤长靖还严实的脸。
然而尤长靖却总是能一眼认出他来。
“你要不要喝什么?农农现在估计走不开,我去给你买。”尤长靖站起来,笑着跟林彦俊打招呼。
林彦俊整张脸都被罩在渔夫帽和口罩里,只摇了摇头,在尤长靖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伸手,自然而熟练地拿过尤长靖喝剩半杯的美式冰咖啡,打开杯盖低下头浅浅地喝了一口。
没有就着吸管,却共了同一杯咖啡。
尤长靖觉得这样的暧昧如同在心尖挠着痒痒似的,让他坐立难安。
“你……”没忍住,尤长靖还是出了声。
“你点的冰美式?”林彦俊抬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尤长靖,“我喜欢喝,怎么不多点一杯。”
是啊,他只是喜欢喝冰美式而已。
“你喜欢再去点一杯就好啦。”尤长靖瞬间没了脾气,放软了语调。
“你以为现在很早是不是?”林彦俊重新戴上口罩,替尤长靖拎起他总是随身背着的双肩包,“快叫上陈立农,经纪人的车还在外面等着。”

尤长靖靠在林彦俊的肩膀上睡着了。
说来也奇怪,林彦俊那么瘦,肩膀那一块几乎是又硬又硌,任谁靠着都不会觉得舒服,尤长靖却每次都能靠在林彦俊的肩膀上呼呼大睡,仿佛睡在自己专用的枕头上一样。
不过除了尤长靖,也没有谁敢靠在林彦俊的肩膀上。
路边的树影配着灯光斑驳地落在尤长靖的侧脸上,长长的睫毛更加乌黑浓密。
林彦俊忍不住侧过头低下去看了一眼。
肉嘟嘟的脸,就算有了棱角也还是软软嫩嫩的模样,栗色的卷发温顺地贴在额前,一双唇瓣红润饱满。
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林彦俊有些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并没有什么缓解。
生硬地回过头,林彦俊觉得胸口的那一头猛兽就快要冲破牢笼,将自己吞噬。
他是那么那么地,喜欢尤长靖。
但他不敢。
向来林彦俊自诩是相当自信的,对于自己的魅力,林彦俊从来没有提出过质疑,但是好像在外国人尤长靖那里不怎么适用?
林彦俊不敢,这是他第一次失去自信,卑微得像是只蚂蚁。
就算他对尤长靖了如指掌,他也没办法弄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
以及他到底是不是喜欢自己。
林彦俊不敢打这个赌,如果尤长靖对自己只是朋友的喜欢,那他们以后可能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
一想到没有尤长靖的生活,林彦俊就难受得鼻子都酸了。
叹了一口气,林彦俊张开手放到玻璃上,替尤长靖挡住微微刺眼的灯光。
那天的惩罚根本不是给最好的朋友发喜欢你,而是对最好的朋友说一句最想说的心里话。
我的心里话,就是我喜欢你,尤长靖。
本着不窥探好友秘密的原则,白汾酒没人知道林彦俊给尤长靖发了什么,尤长靖和林彦俊也默契地闭口不谈此事,所以尤长靖到现在还坚定地相信这句话只是对朋友说出口的。
林彦俊揉了揉脑门,有些头疼。
就这么憋着,迟早有一天,他真的会忍不住的。


巡回演唱会排练的时候,林彦俊又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上次是在大厂里,手腕上划了一道又深又红的血印,被眼尖的粉丝扒了出来,心疼了很久。
这一次彩排《fireworking》,林彦俊摔得更狠,整个小腿整个被椅子划了一道,还顺带崴了脚。
经纪人赶紧冲上舞台,匆忙安排人把林彦俊背到台下,把杂七杂八的人遣散了,在后台给他处理伤口。
因为是彩排,林彦俊穿着平时最喜欢的一套运动服,脱了鞋袜,裤腿轻轻松松地卷起来,小腿上的血痕不停地往外冒着血珠,林彦俊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看着尤长靖拿着经纪人递过来的湿毛巾替他擦拭伤口。
“嘶……”林彦俊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冷气。
“很疼是不是?”尤长靖皱着眉头,脸蛋鼓得像个包子,“这个椅子太不稳了!我们下次不要再用椅子了!”
“傻傻的。”林彦俊忍不住笑起来,“你说不用就不用了吗?”
“那你万一再摔怎么办!”尤长靖抬起头来,正好迎上林彦俊的目光,被盯得有些心虚,尤长靖错开目光,又觉得自己这个反应可能太激烈了一点,“我的意思是……就很耽误你演唱会表演什么的……”
“那……”林彦俊摸了摸下巴,心情十分愉悦,一点儿也不像刚刚受伤的样子,“就委托你每次都替我摆一摆椅子吧。”
尤长靖被林彦俊哽住话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像根本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脚踝也渐渐地肿了起来,但是好像没有那么严重,尤长靖把红花油递给经纪人,自己拍拍屁股准备回去继续彩排。
过分关心才是最不应该的。
忍着对林彦俊的担忧和心疼,尤长靖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酷一点。
转弯的时候,尤长靖还是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林彦俊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后台的灯光清晰明朗地打在他高挺的鼻梁上,头发幽幽泛着蓝光。
腿很长,上面的血痕还是很明显,脚踝有些肿。
尤长靖已经记不清自己这样看过林彦俊多少次了,也就是这样一眼,让他总是忍不住沦陷。
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呢?

晚上林彦俊找尤长靖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尤长靖又在浴室里洗澡。
洗澡向来是林彦俊最喜欢的事情,但是好像最近尤长靖洗澡的频率也频繁了很多。
习惯这个东西,好像一个传染病,从制霸这里轻而易举地传播给了尤长靖。
听着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林彦俊走进房间带上门,坐进尤长靖花了大价钱购置的超级舒服的椅子里。
尤长靖喜欢软乎乎的东西,比如粉蒸肉,比如小猫小狗,再比如这个软塌塌的懒人沙发。
的确是蛮舒服。
林彦俊全身陷在沙发里,松松筋骨,十分满意。
桌面上,尤长靖的手机忽然幽幽地亮起光芒。
林彦俊没有喜欢偷看别人隐私的习惯,只是这是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一目了然得呈现在林彦俊的眼前。
“尤先生,您购买的暗恋保险将于2018年4月开始生效,请注意查收。”
暗恋保险是什么鬼?
林彦俊忍不住好奇,伸手拿起尤长靖的手机。
尤长靖脑袋里装不了什么复杂的东西,林彦俊随便猜了几个密码,就解开了尤长靖的手机。
点开淘宝,点开订单。
一个店铺跳了出来,粉红色的装饰画面,伴随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保险。
林彦俊用手指划了划,停在“暗恋保险。”一栏里。
暗恋保险。
想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欢你吗?想要去告白吗?告白害怕失败怎么办!!!
购买我们的保险,只要告白失败,我们马上给您提供喝醉玩牌手机被盗账号被盗等一系列借口证据!!!让您再也不尴尬!!!
林彦俊乌云密布。
这是个什么鬼保险?
只是没有想到尤长靖正在筹划着跟人告白。
在林彦俊心里,尤长靖一直是一个胆子没有那么大的人,这一次他敢勇敢地去表白,看来是真的很喜欢那个人。
那尤长靖喜欢的人,会是谁呢?
来不及多想,浴室里洗澡的声音已经停了下来,接着是尤长靖迷糊的声音:“哎?我的毛巾咧!”
林彦俊打算放下手机赶紧逃离,他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不知道面对尤长靖的时候自己能不能真诚地祝他幸福。
手指不经意划到了相册里。
林彦俊目光落在手机上,瞬间收紧。

找了半天才在睡衣里找到毛巾,尤长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刚才明明听见有人进房间的声音,怎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尤长靖有些奇怪。
走到书桌前,尤长靖的脚步顿了顿。
他的手机被放在书桌上,不知道被谁解锁了,相册大咧咧地摊在手机里。

这是他前几天截的那张图。
那个聊天记录。
图片上,林彦俊说:“我喜欢你。”
失眠的那晚,尤长靖偷偷地在照片上p了个图。
绿色的对话框,尤长靖对林彦俊说:“我也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啊,林彦俊。
我也好喜欢,好喜欢你啊。

本以为这张图没有人会看见,会是一个永远存在心底的秘密。
而现在,这张p过的照片,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手机里,手机还没有锁上,表示看到这张照片的人才刚刚离开。
尤长靖的心如同坠入地狱一般,冰凉冰凉。
腿有些软,尤长靖坐到床上无声地留着眼泪,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在地板上。
林彦俊,应该是看到了吧。
但是他却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我的暗恋,我的卑微,我的一切一切,今天开始都无疾而终。
我有多么喜欢他,他终于知道了。
尤长靖擦了擦眼泪,咬着唇去拿手机,打算跟林彦俊说一些什么。
手机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林彦俊的字体不算好看,但是清晰可见,带着台湾的繁体字,作为一个外国人,尤长靖有些看不懂。
好在林彦俊贴心地帮他写上了拼音。

竟然还是大陆的拼音,也不知道林彦俊是从哪里学来的。

浅蓝色的字体,淡淡墨水的香气。
夏日的清风微微吹过来,纸条的一个边角被吹起来,尤长靖赶紧伸手按住。
凑过去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读出来,尤长靖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眼眶又红了起来。

尤长靖。
明天下午五点,我们去约会吧。

啪嗒。
一滴眼泪滴在纸条上,晕成心的形状。



  ————————完——————————

                    



呜呜呜呜!

关于拼音和林彦俊字写的不好看这个问题被小姐妹们拎出来批评了!!

已经根据事实改过了,希望再贴近现实一点!谢谢小姐妹们提供的问题!

爱你们!!!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这篇文!粉丝涨的也太快了吧感觉自己像买了假粉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谢我的小姐妹们!!

会继续努力写文的!爱你们!

评论(78)

热度(987)